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办理残疾证的程序 >> 正文

【酒家-小说】天空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以爱的名誉处心积虑的时候,我将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设防。

——前言

【壹...

当彦怀上第二个孩子的时候,老公南轻轻的把彦拥入怀中说:“亲爱的,不上班了好不好,在家做全职太太,我来养活你们母子。”彦轻轻的在南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说说:“许多有钱人的老婆不上班以后,除了寂寞,剩下的便是失落了,我不想成为一个即寂寞又失落的小女人。”南听了刮了一下彦的鼻头说:“今生,你是我的唯一,我的最爱,我怎么会让我深爱的女人即寂寞又失落啊!只要你高兴,你做什么我都不反对。”

彦已经有六个月的身孕,肚子挺的很大了。同办公楼的静是刚刚分来工作一年的大学生,看上去安静而又美丽的一个女孩子。静工作上的勤奋,为人的善良很是让彦喜欢,彦对静说:“你的心底就象那天空的蓝一样的纯洁而又干净,这样善良的女孩子,我喜欢。”工作上,彦是他们广告部的策划,静是广告部的助理。没事的时候,彦喜欢约了静逛街玩,然后会送静所喜欢的玩具。静总是在彦最不经意的时候,帮彦送上一杯热热的白开水,本来彦是喜欢喝咖啡的,但静却对彦说:“怀孕的女人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喝咖啡对你和孩子都没有好处,所以对你来说,还是喝白开水最好。”彦对静抱以最感谢的一笑。

彦第一次去静的单身宿舍,被静生活的简朴所感动。一间不到十平米的阁楼,冬冷夏热,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一个衣柜外,再没有别的东西,但桌子上却摆满了关于她们专业的书籍,以及她所喜欢看的《黑与白》、《简·爱》、《安娜.卡列丽娜》巴尔扎克的《幻灭》,彦把这几本书捧在手心,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静笑笑对彦说:“喜欢拿去看吧。”彦说:“我上大学时最喜欢的就是这几本书,但一直没有看完,这次我一定要全部的看完它。” 然后彦又对静说:“你是个有品味有气质的女子,我真的从内心喜欢。”静感动的抱了抱彦说:“我也喜欢你,喜欢你虽然富贵却不傲慢,那么的随和,那么的善良,从内心让人有一种心生爱恋的感觉。”或许女子之间的友谊就是这样吧,从内心爱慕彼此的时候,便用语言可以直白的说出。

【贰...

刚刚下班,彦本来想约了静一起午饭的,彦开车与静行走在路上,静的手机突然想起,然后静脸色大变:“彦姐,快带我去一个地方,我有急事。”彦没有多问,随着静指引的路一直奔跑。当车子行驶到精神病院时候,静让彦把车子停了下来。静来看望的是一个三十五六岁左右的女子,看上去憔悴而又消瘦,那双曾经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恐惧与空洞。静跑上去,抱住了那女子:“姐姐,没事了,我来了。”那女子却根本不认识静,自言自语的说:“他来了吗?把我的孩子带来了对吧?”然后她突然又挣脱了静的怀抱:“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见了,快帮我找孩子啊!”静的眼泪再一次的流了出来:“姐姐,乖,你不要乱跑,我帮你找孩子。”那女子便一下安静了起来:“我不吵了我乖,你一定要帮我找孩子啊!”静认真的点了一下头,那女子便果然不再闹了。

回去的路上,静把自己的故事讲给了彦:我的爸爸和妈妈在一次车祸中去世,那个时候我才三岁姐姐十三岁,爸爸妈妈去世后,我和姐姐便跟了奶奶生活。在姐姐考大学那年,奶奶去世了,姐姐便放弃了考大学的机会,打工供我生活和上学。再后来姐姐一边打工,一边自学电脑,然后姐姐便进了我们当地镇政府当了一名打字员。后来,一个到我们镇医院实习的大学生与姐姐恋爱了,那个大学生博学而又多才,姐姐从内心崇拜他。其实那个大学生是从大城市里来的,并且家境非常的好,他和姐姐根本不是真心相爱,因为他走的时候对姐姐说,回去后,一定会回来和姐姐结婚,可他走了后,却再也没有回来。

从此姐姐的生活好辛苦,因为姐姐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在农村,一个没有结婚的姑娘,生下私生子,那是多么丢人的事情啊!可就在姐姐的儿子六岁的时候,她的儿子突然失踪了,别人都说是姐姐的男朋友偷偷给抱走的,可却没有依据。因为这样多年来,我们一直也没有找到姐姐的男朋友,虽然去过多次他居住的城市。

于是,姐姐就变成现在的样子了。

【参...

彦听的流下了泪水,她才正直明白了静生活的辛苦与困难。彦心疼的把静抱在怀里,对静说:“以后我做你的姐姐,来照顾你,不要再住那个阁楼了,因为我家有太多的空房子闲着,搬我家来住吧,这样你便可以省下更多的钱为姐姐看病。”静激动的在彦的怀里哭了:“彦姐,谢谢你。”真正的朋友,不用太多虚让,静知道彦是真心要她去住的。

南与静真正碰面,是在静搬去彦家居住的一个月后,因为南的一座位于市中心的楼盘要出售了,所以要彦帮策划广告,彦对南说:“我们广告部的二个才女全在你家了,你请客,我们才帮你策划。”南高兴的答应了。在南心里,总感觉亏欠彦的,因为自己的忙碌,少陪了彦许多,包括彦去妇检,都是彦的同事静陪着去的,所以从内心,南也想好好的请一请静。

静和保姆在厨房忙碌,彦总想去帮忙,但都被静给赶了出来,她对彦说:“你腆着大肚子,好好坐那里呆着,便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了。”彦只笑不再做答。

晚上六点的时候,南从妈妈家里带出自己四岁的女儿莤莤往家赶,女儿也是许久没有看到爸爸了,所以一路上和爸爸有说不完的话。一进门,女儿便欢快的如一只蝴蝶般飞到了彦的怀里,然后便对彦开始说起爷爷奶奶各种的好,和种各的不好,孩子天真的话语,听的全家人都笑了起来,这样的场面幸福而又温馨。

有泪水从静的眼睛里流出,她背过身,偷偷擦干了自己的泪水。大家入坐,这顿晚餐吃的真的非常开心。快结束的时候,早吃饱了的莤莤要求妈妈陪她玩,彦便对南说:“我陪女儿去了,吃过你帮静收拾了。”南点头答应。

其实静已经喝的有点微醉,脸红朴朴的,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显的青春而又美丽。彦禁不住看的有点发呆,南轻拍了一下彦的脸蛋对彦说:“陪女儿去吧,等静吃过也去睡觉,剩下的全包给我了。”

【肆...

静坐在沙发上望着这宽大妆饰素雅高贵的客厅,望着南忙碌的身影,问南道:“南哥哥,你真有福气,能娶到彦姐姐这样美丽而又漂亮的妻子,你和南姐姐是怎么认识的啊?给我讲讲你们的恋爱史吧。”忙碌完了的南,端了一杯清茶放进了静的手里坐到了静的对面:“我和你彦姐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我们父母一代的是世交,所以自然而然的到了我们谈婚论嫁的时候,你彦姐的父母就把你彦姐硬塞给我了。”南的幽默,把静一下逗笑了:“南哥哥,谢谢你和彦姐,让我又有了家的感觉。”南说:“不要这样说,那是因为你和你彦姐有缘分,我最了解你彦姐了,是个心底善良的的女孩,今生能娶到她,是我的福气。”

静听了南的话,心里感觉一振,但这样的情绪并没有表现出来:“南哥哥,你和静姐姐一直是大学同学吗?你大学毕业后是分到哪里实习的啊?”南对静说:“当初我学的是医,你彦姐姐学的是广告设计专业,为了恋爱方便,当初我们是故意报同一个城市的大学的,我们同城上大学,我大学毕业的时候,主动申请到一个偏远的小镇去实习,实习完回来后,父亲便把自己的事业交给了我,结果,我也没有当成医生。”南耸了耸肩回答静说。静轻轻的“哦”了声,然后对南说:“南哥哥,我累了,可能是真的喝多了,想去休息了。”

静站起来想上楼休息,可脚下一个趔趄,站立不稳,又坐到了沙发上,南急忙走来扶起了静,对静说:“我扶你上去休息吧,没想到你这样不胜酒力,只二杯白兰地,便把你喝醉了。”南把静送到了卧室门口,看着静进去,便想帮静关上房门,静突然用身体依住了门对南说:“南哥哥,我感觉认识你许久了一样,你认识我吗?”南的神情一楞,然后对静说:“你是真的喝醉了,快去休息。”

南回到他和彦的卧室,彦正把女儿搂在怀里,给她讲故事,已经很晚,可是回到家的莤莤有点兴奋,无法入睡,莤莤看到爸爸也进来了,便又把爸爸的胳膊也枕到了自己的头下面,然后一条小腿翘到妈妈的身上,一条小腿翘到爸爸的身上对他们说:“今天晚上,我要在爸爸妈妈的中间睡觉,我要爸爸和妈妈同时搂着我睡。”夫妻二人各在莤莤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说:“好,今天爸爸妈妈就同时搂着宝贝睡觉。”

静的房间里,静把自己的身体蒙了个结结实实,任泪水把枕巾打湿……

【伍...

静亲自把广告设计方案送到了南的手里,工作中的南与在家里幽默风趣的南,完全变成了两个人,他看起来是那样的严肃认真,给人一种不言自威的感觉。静把方案递到南的手里,然后对南说:“南哥哥,那天我失态了,真的对不起。”南笑笑对静说:“一家人,不要见外。”静便有脸红的感觉,她轻轻的对南说:“南哥哥,我今天中午想请你吃顿饭,我已经向单位递交辞呈了。”南急忙问:“为什么静?你彦姐知道吗?”静有眼泪想流出:“等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再对你说好吗。”南点头答应。

一个中式餐厅,不大,却很干净,静一定要请付钱请这顿饭,南没有再坚持。南知道静不胜酒力,便要求静不要再点酒了,两人各自点了自己喜欢喝的饮料。吃饭时,静一直埋头不语,南也没有多问。一直到静推开了身边的杯杯盘盘,然后对南说:“南哥哥,我吃饱了。”南点头。静对南说:“南哥哥,真的,从认识你和彦姐以后,我感觉自己是个不再被遗忘的女孩,能得到你的关心和爱护,我真的好幸福。”说完,静的眼泪再一次流出。南把手边的纸巾放到了静的手里:“静,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你彦姐姐有你的陪伴,她也快乐了许多,以后不要再说这样客气的话,再说就见外了。说说你为什么辞职吧?”

静含泪对南笑了笑说:“南哥哥,我彦姐姐或许也已经向你说起过我姐姐的事情了,她的病情最近有点好转,所以医生建议我带她去北京治疗,所以我便辞职了,但有一事还是要求南哥哥的,因为身边实在没有人可以帮忙。”南点头对静说:“好,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我想借二十万块钱,借哥哥公司的,等姐姐病好以后,我们姐妹两个会一起挣钱还你的。”静怕南不同意,又加上了后面的话。南便对静说:“好,为什么不直接找你彦姐姐借呢,家里,二十万也是拿得出来的?”静说:“彦姐有孕在身,我不想让她多为我操心。”

【陆...

一座新坟前,静擦干了眼泪:“姐姐,你安息吧,或许,这样对你是最大的解脱。”

彦着实为静的离去,伤心了许久,当她怀孕到第九个月的时候,南便用命令的口气不要彦再这样辛苦着上班,彦这次听了南的话,申请了产假,在家待产。

日子平淡而又幸福的度过了半年,彦的儿子五个月了。小家伙长的白白胖胖,很是让人喜爱,幸福的一家四口,日子如蜜一样的甜。半年来,彦一直想和静取得联系,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她的手机。彦有点失落,她不知道这个心理脆弱的女孩是怎么带姐姐度过这半年时光的,姐姐的病好了没有?彦给她的二十万够不够用?

正在忙碌的南,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接听,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南哥哥,我是静,彦姐姐还好吗?好想你们,我回来了。”南听到是静的声音:“静,我们很好,你彦姐姐一直好牵挂你,我这给她打电话,要她去接你,你在哪里啊?”静对南说:“南哥哥,你来接我吧,我要给彦姐姐一个惊喜。”

南接了静想回家,静对南说:“南哥哥,我宾馆里还有些行礼,取了行礼再走吧。”南拉着静来到了静居住的房间,静把一杯南平时喜欢喝的饮料帮南打开,放到南的手里,对南说:“南哥哥,你先喝着饮料,我收拾一下,很快就好。”南点头。

南因为接到静的电话来的匆忙,还真是有点口渴,他喝下了静给他的饮料。可只一分钟的时间,南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东西在燃烧,然后他的眼睛开始迷离,他好像看到了彦生产后,那更加性感而又妙曼无比的身体,那微笑让自己欲火中烧。

一双温柔的手,帮南解下了所有的衣服,然后对南说:“等我。”

【柒...

躲在洗手间的静,双手抖动着拿出手机,拔通了三个号:“110”,她感觉自己的心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就在她想发送的一瞬间,突然天崩地裂,地下象是有怪兽要窜出来一般,沉闷的呼隆声,把大地震的急剧的摇摆了起来。静无法让自己坐稳,躺在床上的南,也在这样的摇晃中从迷醉中醒来,他知道,一定是出现大的事情了,他第一反映就是从床上坐起来立刻掏出手机想给彦打电话,可他发现,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

南只顾得把自己的外套穿上,然后拉出在洗手间吓傻了的静往外跑。还好,南的车没事,南开了车往家奔,但,此时路上突然增加了许多的人,交通一下被阻塞了。

彦在床上正和女儿、儿子玩的开心,突然天动地摇,只见卧室内的家具自动从墙角往外跑了出来,彦下意识的把女儿和儿子护到了自己的身体下面,想抱他们往外跑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站起来。前后也就是一分钟的时间,一切又恢复正常,彦摸起手机想给南打电话,她发现,手机已经没有信号。彦吓的抱着女儿和儿子跑出了室外,再看周围的高楼,已经倒了大半,彦这才回过神来:“地震了。”她吓的哭了起来,然后一边叫着南的名字,一边拖儿带女的往车库里奔,她要去找南,她心里怕到了极点。彦抖动着手,想打开车库的门,可却把遥控锁按成了锁门,她放下怀里的女儿又按,总算打开了车库的门,当彦想开车门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因为自己一时的慌乱车钥匙她忘到房间了。彦不敢再把儿女带进房间,她对女儿说:“莤莤是好姐姐,不怕,你坐到地上帮妈妈抱弟弟,我去拿了钥匙我们一起找爸爸。“其实,莤莤也早吓哭了,但当听到妈妈要带她去找爸爸的时候,还是听话的自己坐到地上,让妈妈把弟弟放进了自己的怀里。在彦刚想转身跑进房间的时候,第一波余震来了,彦吓的转身又把女儿和儿子抱进了怀里,她不敢再动。

此时南开车回来了,南从车上跑下来,把吓的六神无主的娘三抱进了自己的怀里:“没事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彦紧紧的抱住了南:“我们都还活着,真好!”

【捌...

静从车上走了下来,轻轻的叫了一声:“彦姐。”

彦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切的一切都象梦一样的不真实罢了。她想,可能地震是假的,可能自己还没有从梦中醒来。她用力的摇了摇头,然后又倒退两步。可这一切真的不是梦,当静穿着睡衣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当彦看到南衣冠不整的把她和儿女抱进怀里的时候,她无法确认本来还是蔚蓝的天空,为什么会突然大雨滂沱?天真的塌了吗?地真的陷了吗?她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

彦一边问着:“为什么?为什么?我这是在梦里,还是到了地狱了啊?”而南却没有容彦跑远,一把又把彦抱进了怀里:“我的心在你这里,谁也无法偷去。”然后南转身望向了静:“我们一家对你不薄,一直把你当自己人,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害我?”静突然冷笑了起来:“我只是想拿回你欠我的,我为什么害你,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明白?你和彦姐青梅竹马,为什么在实习的时候还和我姐姐恋爱?为什么丢下她一个人不管?为什么后来又把我姐姐的孩子偷去,我就是要你还我姐姐的命,我就是要你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名誉扫地?可惜天不助我。”静一边大声的吼叫着,一边对天长笑。

彦和南都楞在了原地,他们一时无法反映静在说什么?静:“我真的感谢上天有眼,让我找到了你,所以我要为姐姐报仇。”静的这句话,总算把处在极度痛苦中的彦惊醒:“静,你看上去如此阳光快乐的女孩子,却一直对我处心积虑,我用真心爱护你,你却用心害我,你知道吗?你冤枉了我家南,南去实习的地方是我们本省的一个少数民族的小镇,你的家距离我们这里千公理有余,我家南根本没有去过,你既然用心报复,为什么不先问我一声南当初是在哪里实习的啊?你在报复的过程中,得到快乐了吗?得到满足了吗?我的幸福差一点被你葬送!”

彦一步步逼近,静一步步倒退,嘴里一直说着:“不,不,不……”如此完美的计划,为什么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天空中下着雨,站在废墟上的静望着眼前哭喊、奔跑、忙碌的人群,眼睛空洞而又迷茫了起来……

她的天空里,从此失去了友情这道亮丽的风景线。

癫痫中药治疗管用吗
癫痫病应该吃什么药
儿童癫痫病能治愈吗

友情链接:

神谟远算网 | 鼻子老是流鼻涕 | 长安大学电控学院 | 飞车合法名字大全 | 内蒙古农业科技 | 欧美青春校园喜剧 | 陈安之成功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