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焦作康辉旅行社 >> 正文

【华文】囝囝 (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离婚!你这个不忠的女人!”他咆哮着,气愤使他的脸扭曲着,痉挛着......然后拿起包袱头也不回地将门狠狠摔上,发动车子,消失在春天的毛毛雨中......囝囝泪流满面,趔趄在沙发的扶手边,瘫坐在地上,悲哀地望着被摔得稀烂的家具和玻璃门心里被一条条虫子爬过,一点点地噬咬着,但她没有绝望,这么多年了,多少年啊!数不清的岁月,流失了多少青春?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沦为一个满面是斑的黄脸婆,几十年的夫妻,他依然是十指不沾水的公子哥,同样是同一个单位,同样是上班下班,两个人的命运是如此的悬殊,每逢囝囝在车间忙完,下班还急忙逛菜市场,她总是默默的付出,从不喊累,不喊苦,就算受了委屈也不对他倾诉,默默地让岁月去剪裁,逆来承受,习惯了生活的繁忙,生活的累赘。而浩浩,她那个男人,无论他下班多早,回到家总是跷着二朗腿,舒服地靠在沙发里,沉浸在精彩的电视剧里,而囝囝每当煮好饭菜,总是温柔地叫唤他过来吃饭,每当这个时候浩浩总是因为电视剧的精彩而推迟:“急什么?等我看完这一集,我饿了我会吃的,你吃你的!”囝囝总是好声好气地说:“快吃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而电视剧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啊。”日子天天都这样的过去,囝囝从不抱怨,总是服侍象少爷一样的他,可他一点也不知足,稍有不如意就大声呵斥:“真是笨到家了,煮了大半辈子的菜,还是没长进,还是那么难吃! 谁娶了你倒霉,真是个蠢女人!”囝囝从不发火,这个时候她总是温柔似水地笑着,因为她懂得包容,迁就,不跟他一般见识。说点不好听的,这些年来,浩浩根本不知道囝囝爱吃什么,喜欢什么?因为囝囝总是依他的喜好来过日子,以他的一切为重点。当然,他也不懂得什么叫关心,什么叫体贴,幸福总是在囝囝的身边擦肩而过,在浩浩的身边,囝囝总看不到将来,感觉不到幸福。

囝囝哭啊哭,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春雨象囝囝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洒,这些只有阳台的那盆绿萝看在眼里,只有它知道囝囝的心里的悲伤,有多苦。其实,囝囝压根儿不想离婚的,毕竟年纪也不小了,还玩离婚这玩儿,还瞎折腾。而且也招来不少的亲戚朋友的笑话,囝囝最害怕的是娘家人的笑话,因为和浩浩结婚,一直是大嫂和三嫂的笑柄,因为她们总是嫌弃浩浩家贫穷,她本来就是个思想守旧的人,脸皮子又薄。

夜,很静。

百无聊赖的夜里,突如其来的一阵雨,洗洒了整个城市的黑暗和迷惘。迷惘这个词是用在囝囝的身上最恰当不过了,因为她刚和浩浩离了婚,也因为她刚失了业,接下来还要进行一场官司焦烤。伤痛,愁绪,纷至沓来,伤感也分不出是否在心痛还是心死,没有人能分担也没有人倾诉,一个人独自吞噬着苦难和痛苦。离婚,那是因为一次偷偷的放纵,一次偶然认识了他,他在网络那边给了她安慰,给了她温暖,夜深人尽之时,他总是温柔地听着她诉说生活的不易,生活中的不快。而他是唯一的听众,总是给她好听的言语,抚慰她,她感觉自己遇上了好人,遇上了知己,囝囝因此深受他的诱惑,一时的心血来潮,心猿意马就跟他过了一个晚上。这些,囝囝可以理解浩浩的愤怒,因为自己的不贞行为,不轨的行动,造成现在瓦解了这个家,他用了世界上最难听的话句辱骂她,他骂她是荡妇,婊子,甚至骂她为不要脸的娼妓,面对这些辱骂,她沉默着,忍受着,是啊!她能说什么呢?一切皆因自己的错。但这是一个一直凑合着的家,一个貌合神离的家, 其实对囝囝来说,她一点也不留恋,他的无能,他的臭脾气,他对整个家庭的不负责任,她已经受够了,这个家一点也不值得她去珍惜。老实说,在中国,大多数的夫妻都过着一种貌合神离的生活,大部分都是因为孩子,才维护一个美好,温馨的家的形象。要不然,怎么会出现一些不良的现象,不雅词儿,出轨什么的。一个女人如果她的家庭温暖温馨,她也不会傻到跑出去疯狂以至毁掉一个家,毁掉一个属于自己的堡垒。与其说是男人花心,其实女人也有淫荡的欲望,也有放纵的欲望,但皆因旧社会,旧封建遗留的传统观念所禁锢,所约束,不得不遵守,不得不规矩。但放目当今,许多新时代的女性却不再约束自己,不断地为自己寻找欲望,寻找安慰。不再让男人们欺凌,不再让男人们指桑骂槐,新时代的女性终于活过来了,终于解放了自我,独立是现代女性必然要有的。当然,我所说的不是指那些滥用情感的人。

囝囝在网上不断地为找工作而困惑,上次被解雇是因为触犯了潜规则,因为囝囝的美色早让老板唾涎三尺,她不屈服于他的兽行,所以被解雇了,老实说就算他不解雇,囝囝也想辞职不干了,那老板总是有意无意地调戏她,吃她的豆腐,再不能忍受的是老板竟然叫她去做三陪,她在老板的背后不知道咒骂了他多少回了,甚至想杀了他,以解心头之恨。但囝囝不会这么做,还不至于沦为杀人这地步,哎!以囝囝的自身条件工作很好找的,但就是因为条件太好,锋芒太逼露,所以在找工作时总是低不成高不就。“唉,她妈的,都不想活了。”囝囝不情愿地关了电脑,此时正是午餐的时间。她约了大葱吃饭,大葱一直在暗恋着她,认为她是不可多得的贤妻良母,他也是曾经追求囝囝的男生。她苦笑了一下,就好好利用他这个傻瓜一些时候吧。这社会本来就互相利用的。谁知道呢,明天或许是大葱的妻子,抑或是大葱的情人?囝囝想到这儿浪笑了一下,拿起手提包,走出房门。

多美丽这间餐饮店,优雅,安静,消费不高,属于老少适意,大众化的餐饮店。这店里的东西不仅美味,而且在吃东西的时候时常能听见舒适的音乐,加上周围种了很多绿宝风景树,让人在饮食过程中,亦能享受到抒缓,诗意。平时工作或学习压力太大的群体,在这里可以得到最好的释放,徒留美妙的心情。总有让人感觉身处在绿树成荫的树荫下吃着美味的东西,想放松的人本来就喜欢选择这种地方,所以来多美丽吃饭或喝点什么都是一种放松。大葱和囝囝牵着手走进了店里,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囝囝无论去那里吃饭,一直选择靠窗的位置,她喜欢一边吃东西,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外面的人和车或是小贩的叫卖。“你想吃什么?亲爱的!”大葱拿起菜单讨好地问。囝囝漫不经心地浏览了一下菜单,随便点了一个五香牛腩拌豆角饭,她一直喜欢吃牛身上的东西,这一点跟她的老爸一个样。而大葱要了一份肾炒黄瓜饭,看到大葱的名字,大家别以为他的样子邋遢不堪的样子吧,其实不然,他的名字虽然俗气,但人长得帅很酷的,样子倒象个绅士的,就是有爱说别人的短处的毛病,所以囝囝当初不喜欢他而选择了浩浩。唉,选择了浩浩也是对的,都是自己经不起诱惑,把持不了自己,才筹成大错,浩浩是“好”人,但称不上是一个好老公,他很懒,没有上进心,脾气暴躁,也不懂关心体贴,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对囝囝专一,不在外面沾花惹草,但这些对囝囝来说,远远不够,她需要有人关心她,体贴她。而不是唯一就够了,上班下班,买菜做家务,她每天都默默地做着这些,她把浩浩服侍得妥妥当当,而浩浩则翘着二郎腿咬着牙签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从来不为囝囝分担一点家务事,有时候囝囝觉得很累,但也无可奈何。

一阵狼吞虎咽,囝囝扒完了一盅饭,她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悠闲地剔着牙齿,自从结婚后,她好久没有这么轻松和悠闲过了,没嫁人之前,她可是个十指不沾水的公主,呵呵,还是单身好,自由自在的,旁边还有一大堆的男生献殷勤,早知道这样,早点出轨就好了,囝囝厚颜无耻地乱想一通,一点也不觉得羞耻。大葱慢吞吞地扒完饭,喝了一口开水,看着囝囝游移不定的眼睛问道:“宝贝,等下我们去哪儿嗨一下?”囝囝侧着头想了一下,其实她一直想去一个地方,但浩浩从不让她去过,同事们每次邀请她一起去,她总是想着要回家买菜做饭,推脱了,今天她突然间想和大葱一起去。

太阳渐渐地向后山隐去,天边的云霞千姿百态,还没隐尽的太阳还在天边发出万丈光芒,河水也象染上了颜料,绿树也象结出了金子,人们的脸上尽是芳菲。这片海,囝囝心里期待已久了,浩浩总是说节假日和她一起来,已经吟唱了无数次,每次都是被阵风吹走了。车子徐徐地在海滩边停了下来,囝囝打开车门,走下了车,对着散着腥味的海风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展开双臂,大声喊道:“我来了!你好吗?”然后哈哈大笑地奔跑起来,大葱见状,欣喜欲狂,跟在她身后跟了上去,囝囝跑着跑着,一个趔趄倒在沙滩上,又白又细的沙软绵绵的酥酥的,囝囝就安静地躺在那儿,望着浓墨重彩的天空,眼泪流了一面,不知是欢喜,还是悲伤?大葱跑上来,轻轻地躺在囝囝的身边,看到她突然泪流满面,他轻柔地侧过身子,用手轻轻掠了一下她额前的刘海,轻声问道:“怎么了?亲爱的,有我在呢!”囝囝转过身子,一把抱住大葱大哭起来,一直哭得大葱手足无措,心痛不已。囝囝以往一切的一切,以及泪水固然被涨潮的海水淹没了。

天边的云幕被撕了下来,大葱和囝囝手牵手踏在细柔的沙滩上,晚风拂拂,就在刚才的大海边,囝囝已脱胎换骨,新的人生又开始了。

成人癫痫病治疗要注意哪些
癫痫患者怎样治疗能好
天津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友情链接:

神谟远算网 | 鼻子老是流鼻涕 | 长安大学电控学院 | 飞车合法名字大全 | 内蒙古农业科技 | 欧美青春校园喜剧 | 陈安之成功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