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内蒙古农业科技 >> 正文

【酒家】流年醉(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静夜。孤灯。窗棂。她慵懒地倚在窗边敛眉轻笑,目光定格在夜空。

宽大的棉布T恤,齐肩的细碎短发,削瘦的背影,干净清冷的感觉让她显得孤单。身后的地板有些狼藉,被打翻的黄瓜味薯片洒了一地。许久,她终于转过脸,目光落在地板上。捡起一枚薯片,皱了皱眉,依旧塞进嘴里。仍是喜欢的味道,只要是喜欢的,哪怕脏了也还是不变的感觉。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沉思起来。

她近来沉默的时间有些多,大约不只是年龄的增长和日趋成熟的内心造成的。深夜,电话簿上没有可以联系的人,她索性把手机丢在一旁,闭着眼睛靠着墙壁睡着。窗帘轻扬。

不太记得她是怎么认识浮生的,只知道她每次念及浮生这两个字,嘴角总是轻轻扬起一抹浅淡的笑。等待。沉寂。

她不知道浮生的模样,只依稀从他的话中勾勒出他的轮廓。清爽干净,笑的时候会很温暖,也会撅嘴和皱眉,像个调皮的大男孩。这样的浮生一直定格在她脑中,深刻得仿佛就是他真实的样子。

她是灵。从认识浮生,及至意识到自己对他感兴趣,大约只在几分钟里。随后,她开始不断寻找和他有关的信息,搜集他的资料,挖掘着和他有关的一切一切。她迫切地想要懂他,想要走进他的生活。她想让他在看见自己的第一眼就意识到原来我等的人是你!多么美妙的事情,当你在找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竟说自己也在找你。

我无数次在脑中勾勒着灵和浮生初遇的样子,比如在水乡宁静的石桥上,夕阳片片碎落,抬眼的瞬间,他们相视一笑,心中念及原来你在这里!又或者,他们要相遇在人潮中,任身边陌生的面孔换了又换,只在回眸的刹那,看见那个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敛眉轻笑。但这些终归都只是我的想象。灵和浮生相遇了。这个世界并不存在那么多既定的美好,所以最终是灵坐火车去了浮生所在的城市。

我一直很努力地去想,他们相遇时究竟会是怎样的心情,然而我脑中依旧无法勾勒出他们的轮廓,及至他们的感受,我也无法揣摩出一分一毫。朋友说,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往往都是最平凡的。也许,灵和浮生的相遇就是如此。当屏幕这端的头像闪烁时,耀眼的还有屏幕那端的笑脸。

灵和浮生见面时,我正独自望着天空出神。朋友的短信适时进来,我回电话过去的时候,说着说着,却都哭了起来。哦,我想,也许灵和浮生是不会哭的。相遇的美好,纵使有再多思念,也会在对视的一瞬间变成微笑吧!是的,至少我会祈愿他们在微笑,快乐且安宁。

我所了解的浮生,他极爱独自行走。略微清瘦的背影,在灵看来依旧高大。所以灵总喜欢走在他后面,眸中只装得下他。他们相见的那个城市干净明亮,秋日的暖阳总是莫名灿烂,一如他们的心情。平静。恬淡。

似乎每隔几天,灵就会去超市采购黄瓜味的薯片。看电视的时候放不下,上网的时候放不下,似乎不管什么时候,她手中总有一袋薯片。浮生见到了总要笑。但是,看着她清瘦的背影,他却莫名地心疼。每到这个时候,灵总会笑着把薯片递给他,直到他皱着眉头咽下去,她才又开心地去忙别的事情。

他们能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浮生的生活极其规律,这一点,大约是灵从未想过的。在她的记忆中,浮生是纯粹且脱离了世俗的人,所以她以为他至少该是一个自由职业者,看起来很简单很安静,无须和太多人交流。

她依旧要等待。就如曾经无数次坐在窗边一样,带着夜的寂寥与冷清,独自沉思。

公寓很安静,安静得可怕。灵依旧穿宽大的棉布T恤,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沉默着,她就如一株千年古树般长久地保持一个姿势,直到融入空气里。清冷。孤寂。微凉。大抵是因为如此,所以浮生总是很爱笑。不温暖,不疏离,但却让人觉得愉悦。

手中的笔落在地上,清脆的声响忽然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低眉望着素描本上的面容,依稀记起了浮生的微笑。我一直不了解有关浮生的东西,但是我猜,只要灵能够懂得,那便够了。浮者,虚浮不实;生者,世事无定。这大约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东西。

朋友说她翻遍了手机却找不到可以联系的人,于是想到了我,因为只有我离她最近。我忽而懂得,原来灵只愿和浮生联系的原因就在这里。没有人倾诉。没有人理会。没有人理解。除了他。那么,当他们彼此都敞开心扉说出内心最深的孤独和疼痛时,又会是怎样的心境呢?我猜不到。所以我只能祈愿他们快乐安宁,就如我祈愿朋友快乐安宁一样。

时间不着痕迹。相遇。相伴。相视。

灵迷路那天,浮生起先并不知道。他依旧独自走在前面,灵走在后面。那个时候,浮生正看着远处飞翔的鸟,灵就在他身后。就如同他以为灵一定会跟着他一样,灵也以为没有自己的跟随,浮生不会离开。

在途中,灵盯着一个奇怪的饰品看了许久,正“咯咯”地笑着准备拿给浮生看,可抬眼的瞬间,却发现他消失在人潮中。第一次,她突然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拼命在人群中搜寻他的背影,但却什么都没有。她弄丢了他。亦或者,是他弄丢了她。彷徨。无助。孤独。顷刻间占满了脑海。她竟不知道,原来他的存在已经深入骨髓。

也许直到此刻我才明白,为什么他说最重要的是最平凡的。我一直在努力为灵和浮生创造不一样的东西,让他们足够独立,足够完美。但这一切,始终都只是我的假设与猜想。最终得到证实的,依旧是我不愿意承认的存在。

灵独自站在十字路口,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依旧匆忙。这个秋日的午后,阳光隐匿在白云深处,剩下的只有寥落的秋风,以及,一颗迷失的心。

下雨了。这是我最讨厌的气候,但却偏偏出现了。灵望着天空笑了笑。安宁。寂灭。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都绝望了。浮生没有出现,也许,他还没有发现她不见了。这个城市,每天都要路过那么多人,每天都有那么多颗彷徨的心灵在接受突变的气候,所以一定是这样,浮生才没有意识到这场秋雨里,还有一个总是满目微笑的女子,她独自站在街头,茫然无助。

红绿灯换了一次又一次,灵终于在马路这边看见了浮生的背影。依旧是那样的微笑。浅淡。微暖。只要他在,就是晴天。

浮生缓缓朝她走过去,失神的笑容有些空洞。他牵起她的手,眉目中满是疼惜。也许,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她的存在那么重要,重要到仿佛丢了她,自己就失去了一半的生命。他的手越握越紧,直到灵横眉竖目地瞪着他,他才笑着松开,旋即又紧紧地握着,再不愿放手。

有人说,爱一个人,无非是透过对方看见了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于是,我理解了他们的相知与相惜。只是,这个世界依旧离不开俗世烟尘,但剥开层叠的现实,总会有一些东西留下。于是,我依旧虔诚地祈愿。

灵是摄影师,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一直以为摄影师都该是阳光帅气的男孩,比如同浮生一样,干净清爽,眉宇间有不属于尘世的气息。但我猜想,这样的浮生之所以会恋上灵,也许正是因为她独特的气质。比如她的照片,总是他意想不到的角度,如他一般,仿佛脱离了尘世,只独立存在于广阔的宇宙。浮生喜欢所有源自灵的作品,就像他一直以为,这个世间所有有灵魂的个体,都不存在类似。所以灵的东西,永远都源自她的灵魂。透彻。纯净。

他喜欢在每一个闲暇的午后陪她去拍照,穿她挑的衣服,成为她照片里定格的背影。很多时候,灵都喜欢躲在暗房里独自欣赏那些照片,就像她对胶卷和薯片的痴迷一样,所有与浮生有关的东西,都成为了她戒不掉的喜好。

我无数次刻意忽略了现实的冲击,只给他们最最简单平凡的相遇相知。然而,他们却依旧没能走在预定的轨迹上。

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生活习惯的差异,很多很多的东西,给原本广阔的世界拉上了框架。当第一个衡量的标杆出现时,也许就已经预示了最后的结局。只是,他们那么不甘心,永远不肯屈服于现实,直到某一天,所有的美好都变成了碎片,再也无法拼凑起来。然而,我仍旧愿意去期待与祈愿。至少,我希望他们平安。

浮生说,只要平安。是的,只要平安,只要人在,那么一切都好。我再次想起了朋友的那句话,所有重要的东西总是最平凡的。我苦苦期待了那么久的相遇,我无数次在纸上画出的笑脸,终于在某一年夏天陨落。如流星一般,再寻迹不到。我亲爱的灵和浮生,他们背对着背,没有说再见。

每一次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然而,每一次的分别又是什么呢?当我在电话这端听见朋友的哭声时,我终于从镜子中看见了自己的脸。她说她的人生很可笑。那么,灵和浮生呢?他们会不会为这场无疾而终的爱情感到痛苦和悔恨?

如果没有相遇,那么至少不会从此陌路。然而,是不是只要不相遇,就一定会得到幸福呢?我猜不到。所以我想,既然一切都已经发生,那么至少,我希望他们能平静地接受。不是遗忘,而是让一切成为记忆。

他们再次回到了各自的生活。灵的照片平淡无奇,再也不是浮生眼中的样子。而浮生,也并没有那般超凡脱俗,他依旧要回到他的金融行业努力打拼。这一场透彻的了悟与懂得,终如梦境般成为了回忆。只是我想,那段记忆里的人,依旧因这份美好走入了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那个世界在他们各自心中,一直真实地存在过。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依旧安静地笑。静待。微凉。

继发性癫痫病怎样治疗
癫痫病对生育有影响吗
昆明哪家医院是治癫痫的医院

友情链接:

神谟远算网 | 鼻子老是流鼻涕 | 长安大学电控学院 | 飞车合法名字大全 | 内蒙古农业科技 | 欧美青春校园喜剧 | 陈安之成功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