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牛奶咖啡早上好 >> 正文

原三星成员访谈:Mata是三星王朝核心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原三星成员访谈:Mata是三星王朝核心


↑“Spirit”李多允,“Acorn”崔千柱,“Deft”金赫奎,“Pawn”许元硕

回看足球历史的话,存在很多支装点历史的队伍。其中既包括最近的球队,历史上第一支在EPL夺冠的莱切斯特城足球俱乐部,也包括1998年在欧洲夺冠的法国国家代表队,“大国际”国际米兰,“米兰时代”的AC米兰,“银河战舰”皇家马德里,这些岁月流逝却依然为大家熟知的球队。

目前历史还很短的League of Legend(LoL)竞赛项目,也有现在还数一数二的强队刻下了历史的一页,拥有空前绝后战绩的SKT、初创期曾是最强队伍的CJ,以及三星王朝的白队和蓝队。

2013年三星白(当时的MVP Ozone)夺得OGN(即现在的LCK)冠军之后,就成为了一支一次也没有掉出过前三名的持久的队伍。再加上被打上“当代最强队伍SKT唯一的天敌”这个标签,宣告了三星王朝的开始。到现在为止,三星白是唯一一支让SKT在BO5中败北的队伍(此处应指LCK)。

与之相反,三星蓝则是从“非赛季时的最强者”这个让人笑不出来的别称开始出发的。他们吸纳了在业余比赛称霸的GSG的选手“Deft”金赫奎和“Spirit”李多允加入战队,同时随着“Easyhoon”李智勋的离队,“Pawn”许元硕也加入进来。曾经每次都无法冲破OGN(LCK)小组预选赛的他们打败了兄弟队三星白,成功夺得了第一个冠军。同时也与SKT一同创造了连续两次进入OGN(LCK)决赛的记录。

虽然两队以2014LoL世界总决赛作为谢幕离开韩国去了中国的LPL,但在国内,他们的名字依然脍炙人口。我们和曾是三星王朝一员的“Acorn”崔千柱、“Spirit”李多允、“Pawn”许元硕、“Deft”金赫奎,一起谈论了三星王朝背后的故事,还有他们对现在的SKT坦诚的看法。

问:不知道多久没这样进行采访了啊。这期间过的怎么样

“Spirit”李多允:比起其他队员我还算是经常跟大家问候的,在结束了去年中国活动之后现在在Fanatic打比赛。

“Pawn” 许元硕:我和(金)赫奎(Deft)一起迎来了在EDG的第二年,因为腰伤比较严重,正在用心接受治疗。

“Deft” 金赫奎:最近正在向中国的翻译哥哥用心学习汉语,过得不错。

“Acorn” 崔千柱:很多人以为我现在是教练了,其实我是LGD的现役上单“Acorn”崔千柱。

李多允:我在(崔)千柱(Acorn)哥说之前也一直以为他是教练的(笑)。

问:现在好像变得比较熟悉外语了吧

李多允(Spirit):我从在WE的时候开始就认真直播来学习了。而且每次翻译不在身边自己又不学的话很难生存啊。来了FNC之后也在用心学习英语,现在是能做采访的程度。

金赫奎(Deft):我现在中文还是不好(笑)。

李多允(Spirit):你们环境那么好,翻译应该会好好教的,为什么不好啊?做直播的话很快就能学会的。

金赫奎(Deft):但是都说英语啊?

许元硕(Pawn):基本的都会说,但还说的不自然,挺难的。

问:很巧啊,除了“Mata”赵世亨和“Looper”张亨硕以外都没能晋级MSI

李多允(Spirit):以为这次一定能晋级MSI的,很可惜。

金赫奎(Deft):真的很认真的打了,但是(赵)世亨(Mata)哥和(张)亨硕(Looper)哥真的很出色。

崔千柱(Acorn):但是输给世亨(Mata)真有点窝火啊。他总是在群聊里说自己好像会输,结果都赢了。


↑和“Faker“李相赫到现在还有些尴尬的许元硕(Pawn)

其实除了个别的几个大部分三星王朝的主角们都是正在中国活跃的。刚到中国不久,金赫奎(Deft)和许元硕(Pawn)就包揽了各项赛事的冠军,“Imp”具胜彬和崔千柱(Acorn)也捧起了之后一个赛季的冠军奖杯。今年“Mata”赵世亨和“Looper”张亨硕也加入了冠军的行列。

虽然选手本人都是一边笑一边聊天,但对于韩国的粉丝们来说,好像还是有很多令人有些伤感的点。曾经斩落当代最强的SKT,因为想要站上最顶尖的位置而努力,然而回报他们的却是非议。特别是许元硕(Pawn)由于受不了过分的人身攻击,甚至做出了拜托不要和“Faker”李相赫捆绑在一起的请求。许元硕(Pawn)说,因为这个和李相赫(Faker)在练习的时候也有些许的尴尬,没有变亲近的机会。

问:没有晋级MSI而被称为“本地化”了,对这种非议应该会感到不太自在吧

许元硕(Pawn):我就算什么都不做只呼吸也会被SKT的粉丝们骂的(笑)。

李多允(Spirit):大家都在某种程度上状态有所下滑也是没错的。但是变成大家的笑柄心情肯定不好。除了我、(崔)仁圭(Dandy)哥、(裴)御珍(Dade)哥和(李)官炯(Heart)哥之外其他人都在中国得过冠军啊。大概(网民们)认为我们是跟韩国对立了所以才总是骂我们的吧。

崔千柱(Acorn):除了世亨(Mata)和亨硕(Looper)之外都没有以前的操作好了,所以很多被本地同化的评价好像也随之而来了。

金赫奎(Deft):我去年总决赛挨了太多骂了,这次轮到世亨(Mata)哥和亨硕(Looper)哥了吧(笑)。

问:听说在中国也经常和韩国队打训练赛

许元硕(Pawn):我们的监督说跟SKT打训练赛的话能学到很多所以经常打。这次MSI好像也帮忙练习了。

崔千柱(Acorn):我是很喜欢和韩国队打训练赛。但是因为服务器的问题等等原因要想遵守约定的时间很难,所以韩国队那边应该不太喜欢。

问:经常和SKT打训练赛的话个人应该也积累了些交情吧

金赫奎(Deft):虽然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和(裴)俊石(Bang)原本就是很亲近的关系。

许元硕(Pawn):在韩国有能一起训练的兄弟队,而且之前和SKT总是在重要的瞬间遇到,所以没什么私交上变亲近的机会。在EDG因为跟SKT有各种练习所以交谈的机会是有的,但是太尴尬了。


↑已经买了房和车的李多允(Spirit)。感到了成功的职业选手的有余!

粉丝们对于三星王朝的解散是选手因为“钱”而离开了这一点觉得非常遗憾。但是他们在世界最高的S系列舞台上取得过冠军和4强的成绩,当时年薪协商不顺畅是很难忍受,或者说不续约忍受的问题。

另一个原因是选手之间的不和。三星白在2013年被SKT以三比零击败之后得到了亚军。那年经历了OGN(LCK)的冠军和亚军,结果虽然不太好但也登上了世界总决赛的舞台。但是与最弱决赛的评价一起到来的还有完败。之后三星白队和蓝队的裴御珍(Dade)和许元硕(Pawn)做了交换。因此有了选手之间不和的传闻。

问:国内的粉丝依然很好奇你们去海外的理由

癫痫病为什么容易发作">崔千柱(Acorn):怎么说钱也是最大的因素吧。粉丝们可能不太了解,现在韩国也对选手们年薪很上心。但是我们那时候的金额和现在没法比。

许元硕(Pawn):三星白得S4冠军的时候也很难理解收到的提案年薪。

李多允(Spirit):我的话钱不是特别有影响。如果考虑钱的话就不会去FNC了。既是想体验外国的生活,也是想作为选手挑战韩国的队伍。结论是打不过韩国队(笑)。

问:所以在海外活动期间赚了多少呢?据说收到了非常多的年薪<癫痫连续抽搐请问吃什么药br />

崔千柱(Acorn):已经赚到了我想要的数额,也搬了家。

许元硕(Pawn):我也买了房子。

金赫奎(Deft):我是父母在管钱所以不太清楚。房子没换,我自由地刷父母的信用卡他们也不会管。

李多允(Spirit):有了我名下的房子和汽车。

问:也有对于三星队员之间有没有不和的担忧

崔千柱(Acorn):完全没有。我们全员的群聊房间一直在互相问候,相处得特别亲近。甚至我会和胜彬(Imp)、御珍(Dade)喝酒喝到早上才回来(笑)。

李多允(Spirit):世亨(Mata)哥之所以说我们很难再重聚是因为韩国队伍很难给我们相应的薪水,绝对没有不和。

许元硕(Pawn):我在三星蓝白里就像死老鼠一样呆着应该没有关系不好的事吧。

金赫奎(Deft):我和元硕(Pawn)和胜彬(Imp)哥有点尴尬。

崔千柱(Acorn):这孩子跟谁都尴尬啊。

许元硕(Pawn):胜彬(Imp)哥经常跟赫奎(Deft)开玩笑,和我只是商业伙伴关系。

问:虽然说没有不和,但听说一起比赛的时候有很多困难的事

金赫奎(Deft):刚听说要和官炯(Heart)哥一起打下路的时候还讨厌过一起练习,教练说就相信一次吧所以打了,记得好像那时候好像打得不好。

李多允(Spirit):那时候我刚加入,官炯(Heart)哥也就变成了辅助位。当然刚开始是会玩不好的,但是真的很认真地在做,那时候赫奎(Deft)的心门也就敞开了。

崔千柱(Acorn):我跟教练组是有过问题的。作为上单候补选手进入队里,我也会想我就那么不足吗。但我战胜他们走到了最后,也取得了冠军。

许元硕(Pawn):我是世亨(Mata)哥的分身所以没什么发言权吧。


↑曾说要让三星蓝队拿到冠军的“Dade”裴御珍

问:裴御珍(Dade)和许元硕(Pawn)交换的时候好像也有不满

崔千柱(Acorn):我觉得队里是有点受伤的,觉得好像是抛弃了我们的做法。并不是单纯地评价御珍(Dade),而是说我们是已经配合好的队伍,真的需要这样换吗。

李多允(Spirit):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好像三星白队里御珍(Dade)的风格不是特别搭。仁圭(Dandy)哥和御珍(Dade)哥因为是同岁所以互相也没法说不好听的话,但是曾经是有点别扭的。

许元硕(Pawn):所以我去三星白以后如果失误了世亨(Mata)哥和仁圭(Dandy)哥就会非治疗羊癫疯的最好方法是什么常严肃地训斥我。在游戏里是有要彼此相互调控的部分的,大概是跟御珍(Dade)哥有沟通不顺的情况吧。

金赫奎(Deft):那时候御珍(Dade)哥单独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曾经说过“我一定要让三星蓝拿到冠军”这句话。


↑金赫奎(Deft)“回韩国要和Mata一起”

但是他们并没有忘记韩国舞台。特别是李多允(Spirit)说“海外队伍想战胜韩国队伍是很难的”,为了积累更多成绩回韩国比赛也是有可能的。在加入FNC之前,也受到了国内很多队伍的提案,也许有一天我们能看到三星王朝在LCK的舞台上活跃。

问:说还有些迷恋韩国舞台,那有回国比赛的可能性吗

李多允(Spirit):合约时间结束之后会慎重思考的。现在钱不是优先的了,虽然年薪高很好,但如果能守住我自尊心的成绩线就好了。

许元硕(Pawn):我的话,具体点,能给1亿韩元年薪好像就会考虑的。

金赫奎(Deft):想回韩国的话期待跟现在一样的年薪当然是不行的。现在老三星的成员当中我和元硕(Pawn)收的钱是最少的,所以大概会有能给合适年薪的队伍吧。

崔千柱(Acorn):这些孩子们有选择权,但我都27岁了啊。要再中国长留了吧(笑)。

问:如果回归韩国的话想去哪支战队

李多允(Spirit):我在非赛季期间曾经在ROX生活过。好像是已经相处过1年的队员一样对我特别亲切,如果以后有空缺的位置的话我想去。

许元硕(Pawn):我也是,看气氛的话,ROX好像是最好的。

金赫奎(Deft):我要和世亨(Mata)哥一队啊,一起打的话好像特别舒服。

崔千柱(Acorn):没有招教练的队伍吗?

问:是因为对MSI,IEM,世界总决赛这样的海外比赛有夺冠野心所以才想回来的吧

金赫奎(Deft):离开韩国的长久生活真的不太容易。虽然队伍里给我们做韩国料理,也有特别好的健康管理,但是还是有孤独的部分。

许元硕(Pawn):我的腰再继续严重的话,(医生)说有可能会下半身瘫痪。在韩国接受治疗的话需要1~2年的时间所以正在苦恼。所以在我身后光韩国替补队员就有4个了吧(笑)。

李多允(Spirit):和语言相通的选手一起打比赛的话负担也会有一点,心里也更舒服些,所以也想回来打比赛啊。

问:好像国外的队伍也有可能夺冠啊

李多允(Spirit):现在队员们已经打得充分好了。但是我感觉三星王朝的队员们是真的要一起打才成为了梦之队,站在海外队伍的立场上看到现在还在反战的SKT感到很惊异。

金赫奎(Deft):我们能成为在中国最好的战队,但是尽管树立目标的时候谁都想成为世界最强,(真的要实现)可能要选手团队文化整体换一换才有可能性吧。

崔千柱(Acorn):在韩国说认真打,在海外我们也在认真打,但意义完全不同了。


↑“Mata”赵世亨果然是三星王朝的核心

问:刚才说想和赵世亨(Mata)一起回韩国打比赛,其他人怎么想呢

李多允(Spirit):我当然也想和世亨(Mata)哥一起打了。以前三星蓝白有过换成员练习的时候。世亨(Mata)哥经常会说去哪个区域看看。计算之后会发现说的很对,但是一边在下路认真操作一边又能在瞬间做出那样的指挥,队员非常舒服。

金赫奎(Deft):我也是跟世亨(Mata)哥一起打下路的时候,哥哥说你往前走两步,我就只是听了话但是却拿到了人头。

许元硕(Pawn):世亨(Mata)哥会在游戏里记录对面英雄的技能范围,我方召唤师技能的使用时间等等所有东西。一起打比赛的话只有有能跟上指挥的操作会特别轻松。

崔千柱(Acorn):全世界也没有世亨(Mata)这样指挥的辅助。和世亨(Mata)一起玩的话能够感受到指挥级别的差异。在团战当中哪个辅助稍微脱节了现在重新进来了等等这种细节也会说出来。他能对所有位置的选手都做出这种指挥非常了不起。

问:现在“Wolf”李在万和“Gorilla”姜范贤被评为最好的辅助了

李多允(Spirit)=和这两个人相比世亨(Mata)哥有独特的长处。世亨(Mata)哥真的是用大脑规划了游戏的格局。在这种部分,姜范贤(Gorilla)选手最类似,李在万(Wolf)选手比起世亨(Mata)哥真的是操作更出色。而且世亨(Mata)哥最大的优点是对其他位置的理解也非常突出。


↑怀着对三星王朝的骄傲生活的崔千柱(Acorn)

LCK是世界最强的舞台,这点是不言自明的事实。没有三星王朝的去年,SKT重新证明了谁是世界上最强的队伍,ROX和kt也紧随其后,三星王朝慢慢地被遗忘了。

正因如此,三星王朝自然也收到了被夸大的队伍这样的恶评。但是正如金赫奎(Deft)所说,三星王朝是自行解体,并没有被任何人打垮。而且也有可能看到他们为了再建三星而重回韩国。

问:LCK是世界最强的赛区,那国外的队伍夺得世界总冠军的可能性有多大

李多允(Spirit):从现实的角度是很难的。.

崔千柱(Acorn):韩国为了拿冠军做到了抛弃很多其他事的程度。海外队伍在那种部分上是很难跟得上的。虽然也是同样的训练,竞争也更加激烈,但对运营接触的概念完全不同所以韩国队可能会吃独食吧。

金赫奎(Deft):世亨(Mata)哥带领的队伍会有些夺冠的可能性。

许元硕(Pawn):确切的讲,要成为“外语大师Mata”才有可能吧。

问:就算时间过去了很久,还是有很多把三星王朝和SKT拿来比较的

许元硕(Pawn):该来的还是来了。虽然连MSI都没能晋级的我应该无话可说,但是不论是我还是李相赫(Faker)选手都在发展的过程中赢过输过,现在和SKT比较的话也要有我们一直在韩国的长期成绩才行啊。

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呀style="line-height:1.231;">李多允(Spirit):如果我们留在韩国的话好像会一直竞争冠军吧。三星白之所以以前能压倒性地战胜SKT是因为三星白在输给SKT之后甚至是要退役的程度非常刻苦地训练。三星蓝也是看到了那样的队友在努力之后才提高了实力。

崔千柱(Acorn):把不同时代的队伍进行对比是没什么道理的。难道不是2013年的SKT要跟那一年的队伍对比,2014年的三星(蓝白)要跟当时一起活动的队伍对比才对吗。作为2014年在三星打职业的选手,和当时一起打比赛的队员有着同样的自负心。那是像流过的汗水一样重要的记忆。因为太清楚那份意义所以对直到现在还在活动中的最棒的队伍和选手们一直怀着尊敬和应援加油的心情。

金赫奎(Deft):非常清楚的是,三星王朝是自行解体的,而不是被压垮的。希望有一天能在韩国展示出“我们还没有死去(沉寂)”的面貌。


↑我们(总有一天)会在LCK见面

问:请求三星王朝的第二幕

许元硕(Pawn):Spirit和Dandy?没有能打野的人呢(笑)。

李多允(Spirit):我们5部联赛怎么能取代2部联赛。首先ADC让赫奎(Deft)负责,亨硕(Looper)哥因为打得很好又很有钱所以一定需要。

崔千柱(Acorn):Looper-Spirit-Pawn-Deft-Mata。这样回归就行了。

金赫奎(Deft):我们磨合一阵好像很快就能打好。

问:最后对韩饭们说句话

崔千柱(Acorn):从打职业开始到现在,我自己一直为我是韩国人和曾经在韩国有过选手生活感到骄傲。还有真的非常想念用心给我们应援的粉丝们。

金赫奎(Deft):一直在认真打比赛,就算在中国也不要忘记我们,给我们加油吧。

李多允(Spirit):这个赛季因为沟通问题很辛苦。现在学了很多英语,下赛季会给大家展示更加发展的样子。还有请为我应援吧,希望今年一定能晋级世界总决赛。粉丝们我爱你们。

许元硕(Pawn):我现在只缺一个LCK冠军了。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神谟远算网 | 鼻子老是流鼻涕 | 长安大学电控学院 | 飞车合法名字大全 | 内蒙古农业科技 | 欧美青春校园喜剧 | 陈安之成功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