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御龙在天答题器 >> 正文

为了LOL,我居然和三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六)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为了LOL,我居然和三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六)

第十一章(1)

林婉把赵小天送到了医院。
还好赵小天的伤势不算是太严重。
都是一些皮外伤。只需要缝上几针就可以了。

不过夸张的倒是赵小天。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战斗太累了。
缝针的时候赵小天居然还是呼呼大睡,鼾声如雷。连医生护士都啧啧称奇。
这需要多大条的神经才能这样啊。

医生说,只要等赵小天醒过来就可以回家了。

病房里,林婉安顿好了赵小天。她看着熟睡中的赵小天,心中竟然有一丝丝心痛的感觉。
林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个赵小天只不过两天前才认识的人啊?

林婉看着赵小天的脸。
嘴歪歪的,还留着口水。
“不行。”林婉摇了摇头。每个女孩子的心中,都会有对白马王子的幻想。
可是眼前的这个赵小天和林婉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差距太大了。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种屌丝呢?

林婉微微一笑。也许,这就是缘分,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理想总是很丰满,可是现实总是很骨感。
可是这一次,命运给了林婉的不光光是骨感,而是一个鸡爪子。
这让林婉有些不知所措了。

是啊。
自从那天晚上在路边遇到赵小天以来,林婉已经遇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林婉都不敢回忆这些。她害怕,林婉真的害怕。

林婉坐在赵小天的床边,最后看了一眼赵小天。
“我要走了,也许,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林婉在心里默默的说着,她希望赵小天能够听见,可是,她又希望赵小天不能听见。

第十一章(2)

林婉转身出了医院。夜已深了。
天上的那弯下弦月,就像是一抹诡异的笑容。
总让人有种不安的感觉。
夜风拂过林婉的脸庞,撩动着林婉的长发,也撩动了林婉心底最深处的那一根心弦。

林婉走了,真的走了。
她的背影在夜色中越来越远,越来越浓,最后竟和这浓浓的夜色融为了一体。
让人分不出,哪些才是夜,哪些才是她。

或许林婉和赵小天真的不会再见面了,又或许,这仅仅是个开始。

命运是永远不会让我们知道,未来的结果将会如何。

赵小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了。
林婉走后,医院方面看到赵小天无人照看,翻看了赵小天的电话,给赵小天的家里打了电话。
于是就被赵小天自己的爸妈接回了家。

赵小天在床上翻了一身,可是没翻过去。
赵小天回头一看,果然,身边睡着嘉文、盖伦、赵信三个大男人。
而赵小天自己竟然像一张纸片一样,被挤到了床边。可是赵小天一点都不生气。
嘉文、盖伦、赵信三个人睡的都很香。赵信这货还在砸吧着嘴巴,品尝的着自己的口水。
“菊花,菊花。好多的菊花啊!”还不时的说上两句梦话。

赵小天轻轻的下了床。
这时赵小天才发现自己的屁股上抱着厚厚的纱布。
居然还包了个非常性感的相扑形丁字裤的样子。
这让赵小天怀疑,昨天给他包扎的护士不是从卫校毕业的,而是从比基尼学校毕业的。这包的也太有时尚范了吧。
小孩发癫痫病会很痛苦吗 />

这时赵小天想到了一件事情,一件对他来说,很重要的时候。
赵小天找到了昨晚被凯南打出五个洞的那条高仿的阿尼玛裤子。

第十一章(3)

嘉文和盖伦被一阵烟给呛醒了。
而赵信,只是被这阵烟呛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喊了几声“菊花,菊花!”就又睡着了。

嘉文和盖伦起身。他们看到非常诡异的一幕。
是的,就是诡异,非常的诡异。
一条破了五个洞的裤子,挂在了窗前。
清晨的阳光,透过裤子上的五个洞,射进了屋子,就像五道金线一般。
耀眼的竟然让嘉文和盖伦有些睁不开。

屋子里香雾缭绕。
在裤子的前面,有摆着一个香炉,里面密密麻麻的插着一大把点着的香。
香头红红的,密密麻麻的冒着烟。嘉文和盖伦就是被这烟给呛醒的。

可是,谁会在房间里点香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赵小天。

赵小天很虔诚的站在裤子前,双手合十。
对着裤子,深深的鞠了三个躬。那眼神,那表情,就像是在祭奠死去的亲人一般。

“你在干什么?”嘉文问。

“嘘!不要说话。我正在祭拜昨晚为我死去的阿尼玛裤子!”赵小天说话的时候,一脸的悲伤。

咚!嘉文和盖伦顿时满头黑线,一阵冷风吹过。他们仿佛听见了古庙里那幽怨的钟声了。

“白痴啊!拜托你大清早的不要做这么不吉利的事情好不好!”嘉文和盖伦实在受不了赵小天的白痴行为了。终于,暴走了。

“恩?恩?怎么了?怎么了?”赵信被吓醒了。
坐起来,一脸惊慌的左看看右看看。
然后没有发现什么,就又倒头睡着了:“菊花,菊花,呵呵,好多好多的菊花啊!”

第十一章(4)

嘉文呆呆的看着赵小天:“这裤子你拜完了准备干什么用呢?”

“捐给红十字会!”赵小天说完,又拜了一下裤子。“行了。我们走吧!”赵小天对着嘉文和盖伦说。

“去哪里啊?”盖伦一时间还没有办法从赵小天拜裤子的行为中缓和过来。

赵小天指着自己的嘴巴说:“我看的嘴型:吃、早、饭!”

当赵小天说完吃早饭三个字的时候。原本还在叫着菊花的赵信噌的一下就醒了过来。
赵信擦擦口水:“早饭有菊花吗?”

赵小天、嘉文和盖伦三人温柔的看着赵信,然后同时送给赵信一个掷地有声、闪闪发亮的字:“滚!”

早饭过后,赵小天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从昨晚开始就让他耿耿于怀的人。
NONONO,这个人不是林婉。而是周一仙。

周一仙说过,一天之内,赵小天必有血光之灾。
而且事情真的被周一仙说中了。
不光是赵小天有血光之灾,就连裤子都没有幸免。
这让赵小天很生气,要是周一仙早说裤子也有危险的话,那么那天赵小天就穿条只要10块钱的沙滩裤去了。
所以赵小天要去找周一仙为自己的裤子讨回个公道。

赵小天在街上转了一圈,果然,那个周一仙还在原来的地方。
他摊子上的那块“算命!看相!挖鸡眼!”招牌特别的扎眼。50米开外就看到了。

第十二章(1)

赵小天走到周一仙的摊子前。
呼啦一下就蹲下了来。然后恶狠狠的盯着周一北京治癫痫医院有哪些仙。

周一仙看了一眼赵小天的屁股,呵呵一笑,说:“屁股变翘了嘛!”

“少扯蛋,怎么样才能化解我那个血光之灾!”赵小天开门见山的问道。

周一仙不慌不忙的伸出一只手,手一摊:“50块!”

赵小天捂了捂自己的钱包,然后不情愿给了周一仙一张50大洋:“现在可以说了吧!”

周一仙把钱对着太阳照了照,然后把钱放进了口袋里,对着赵小天招了招手说:“附耳过来。”

赵小天把耳朵凑到周一仙的面前。

周一仙对着赵小天的耳朵,很神秘的说:“要想知道化解之法。你先帮我把街对面的那个和尚的看相摊子给砸了。”

“靠!”赵小天大叫一声。“不是给了你50块了嘛,怎么还要帮你做事啊?”
奸商,奸商啊。赵小天在心中已经把周一仙骂了一百遍一千遍了。

“这可是血光之灾哦,做不做,阁下随意哦!”周一仙说完,也不理会赵小天,自顾自的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赵小天回头看了一街对面。
真的有一个看相的摊子。
摊子后面坐着两个和尚,边上还支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信菩萨,得永生!”

这也太TM的山寨了吧!赵小天看了一眼周一仙。
周一仙气定神闲的抽着烟。赵小天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和尚。
心想:“就当是为民除害了。咱也做一回方舟子好了。”

第十二章(2)

“我们走!”赵小天对着嘉文三人说道。
然后赵小天就大模大样的向街对面的看相摊子走去了。

赵小天人模狗样的来到了摊子前。
这个时候,摊子后面的两个和尚也看到赵小天。
一个瘦和尚对赵小天说:“这位施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赵小天没说话,顺着瘦和尚的手,就坐了下来。

瘦和尚看了看赵小天的脸,煞有介事的说:“这位施主。你双眼无神,印堂发黑,最近必有血光之灾啊!”

我了个去!怎么都是这个开场啊。难道我赵小天就是一副倒霉相吗?

赵小天心里这么想,当然不能这么说了。
赵小天把脸一横,眯着眼睛盯着瘦和尚说:“有执照吗?”

瘦和尚听到执照二字,愣了一下。
这个时候在一边的胖和尚说话了:“原来是城管大哥啊。好说好说。你们的朱大队长是我们好朋友,大家都好说好说。”

还是胖和尚领得清行情。
想赵小天这样的问法,基本就是城管老爷们来混开销了。
于是拿出了两包烟,递给了赵小天。

第十二章(3)

赵小天看着烟,再看看胖和尚。
一愣,然后接过烟,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虽然赵小天不抽烟,但是人家自动送上门来的,不拿白不拿,回家孝敬老爸去。
哪些因素会导致癫痫疾病的出现k-word;" />赵小天依旧凶巴巴的说:“到底有没有执照啊?”

在一边瘦和尚有点怀疑。
一般的城管出来执勤都是穿制服的,这么这个穿的是便服呢?
难道现在城管也有便衣城管了?瘦和尚点了点胖和尚的腰。
胖和尚也很奇怪。难道眼前的这个人有来头?胖和尚上下打量了一番赵小天。

然后拿出了一张名片,塞到了赵小天的手里:“晚上有空到那里去玩玩。费用算我的。”

赵小天看了一眼名片,也没仔细看,就揣进了口袋。继续问:“执照拿出来看看。”

这下瘦和尚急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个人油盐不进,非要问我们拿执照啊。“你是哪个中队啊?”瘦和尚没好气的问道。

“怎么说你们没执照咯?!呵呵,呵呵!”赵小天干笑两声。
“盖伦,我们上!”赵小天招呼盖伦上了自己的身。

盖伦上上赵小天的身。
赵小天立马就跳了起来,对着摊子就是一通乱砸,然后呼呼呼的一通乱转,把两个和尚的看相摊子砸的乱七八糟的。

胖和尚也急了,他想上去阻止赵小天。可是刚碰到赵小天的身体,砰的一身,就被弹了出去。摔了个一嘴泥。

胖和尚摔在地上,满嘴的泥土:“你,你,你到底是哪个中队啊?”

叮!

赵小天终于停了下来,背对胖和尚,然后猛一回头,说:“我是少林寺的。”说完,留给胖和尚一个无比伟岸的背影。

这个时候瘦和尚跑到胖和尚的身边,搀起了胖和尚,说:“现在少林寺也有打假团啦?!”

第十二章(4)

赵小天砸完摊子,无比郁卒回到了周一仙的摊子前:“现在可以告诉我化解之法了吧!”

周一仙看了一眼赵小天,不紧不慢的收拾起自己的摊子来:“化解之法只有一个字,那就是——赌!”
周一仙说完,把摊子上家伙事都打了包。然后飞一般的跑走了。

赵小天看着周一仙远去的背阴,眨巴眨巴眼睛:“赌?什么意思啊?”

啪!

这个时候,一只大手拍在了赵小天的肩膀上。
赵小天一回头,一个大高个儿站在赵小天的身后。
这个大高个儿是个光头,肩膀上纹着一只大老虎,脖子里还挂着一条小拇指粗的金项链。

“大哥,刚才就这个家伙砸了我们的摊子的。”瘦和尚指着赵小天,对着大高个儿说。

我说呢。怎么周一仙跑的这么快,原来是看到对面来报仇了。
这个周一仙,都不通一下风,太渣渣了。

第十二章(5)

赵小天转身对着大高个儿微微一笑:“你找我?”

“是你砸了他们的摊子?”大高个儿问道。

“恩恩。是我!”赵小天爽快的就承认了。这个倒出乎大高个儿的意料了。没想到这个小子这么狂。

“你知道我谁吗?”

“你是他们的大师兄?”赵小天看了看一边一胖一瘦的两个和尚。

“我叫傻彪。这里我罩的。你混哪里的?”傻彪一拍自己的胸肌。大声的吼道。

“哦哟!傻彪哥你好。我走了,古德拜!”赵小天可没闲工夫在这里。

“哈哈,砸完人家摊子就想走?”傻彪突然脸一拉,还挺凶的:“赔个五万,再请哥几个吃一顿,这事就算了。”

“五万?!”赵小天呵呵一笑:“我没钱!”

“没钱?!那就别怪我了。”傻彪大手一挥,呼啦一下,从街后面就冲一出来一票人。
头发都是五颜六色的,一看就是小混混。“给我打!”傻彪一声令下,小混癫痫可以治疗吗混们一拥而上。

眼看小混混们就要冲到赵小天的身边了。

“黄金圣盾!开!”嗡!嘉文开了盾。

咚咚咚!

那群小混混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一个个都被黄金圣盾弹的鼻青脸肿了。
赵小天在圣盾里看着外面的小混混一个个被撞了东倒西歪。丢给他们一个无比不屑的笑容。然后大摇大摆的回家了。

“赌?”这是什么意思呢?赵小天不明白周一仙为什么会说出这一个赌字呢?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神谟远算网 | 鼻子老是流鼻涕 | 长安大学电控学院 | 飞车合法名字大全 | 内蒙古农业科技 | 欧美青春校园喜剧 | 陈安之成功的秘诀